?
? ? ?
? 生态文化 ?
?
生态文苑 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首页 -> 生态文化 -> 生态文苑
心忧火患愿天寒—正河垭值班小记
发布时间:2018/12/20  浏览次数:2306 次  来源:八仙保护站  作者:严共昭

? 季节的排行榜上,清晰地写着——2018年12月11--20日,正河垭值班人:严共昭。休完年休假,我急切地赶回八仙,准备好10天的吃食,如期而至。

? 我从班车里跳下来,一股寒气侵入骨髓,好像一下子掉进了冰窟窿,蹬了蹬脚,提着行囊走进了两寸多厚的积雪里。明丽的阳光,照在积雪上,分外刺眼。我揉了揉眼睛,朝着国旗飘扬的方向,一步一个坑地前进。一步一个坑,用在这里真是太形象了,那即将融化的积雪,勉强保持着雪的姿态,一半固态撑着一半液态,一脚踏上去,就见底了。到门前时猛地感到脚板有些冷,原来雪水已经湿润了我的鞋帮。

? 铁青的大门目无表情,像在诉说:“这么大的雪,你来做啥?”我才不管你喜欢不喜欢呢,拧开铁锁,推门而入。顾不得收拾东东,急忙拉开背包,拿出提前准备好的干竹棍和柴禾,把火点上。让他们先去暖暖炉子,我得去砸炭(煤块)。这炭也像是冻僵了,一锤下去黑灰一冒,还得意地晃动着比身子还大的脑袋。费了九牛二虎之力,总算让他支离破碎了。随着炉火燃烧,值班工作就此拉开了序幕。

? 这个班期,真是热闹,隔壁的检查站,竟然人头攒动。也许是老天垂怜吧,我有了说话的人。说话间,知道他们来自林业、治安、交通、财政、乡镇及其他检查站,这么庞大的队伍也在战严寒,执行一项特殊任务。这几年,猪也倒霉,一场接一场的灾难,要不是国家强大了,人类难免又要面临一次危机啊。一边和他们寒暄,一边顺道问及可否见过进山的人?他们说鸟都少见呢还有人。我感觉到了一丝宽慰,因为没有进山,就没有了人为破坏,就基本安全了。

? 12月18日,天气晴朗。趁着化冻,我忙着去准备煤炭。开门猛见屋里一人,吓得我起了鸡皮疙瘩,这样的地方,哪来人啊!定睛一瞧,原来是梁伦平故意藏在门后边,送给我一个满满的惊喜。其实,这也是我意料中的事,因为我们都会在可能的情况下,每月去一次木寨子、灵关庙、五尺沟、百籽沟、猪草沟,一是巡护管理,一是顺道看望保护点值班的同志。在保护点值班的人,也因此完成了一次巡护任务,为安全起见我们不允许一人入山巡护,所以在保护点值班,巡护任务反倒难以完成。稍事寒暄,我们便踏上了前往木寨子的征程。林下的积雪依然很厚,除了少许小动物的足迹外,没有发现人为活动的痕迹。这是一条专用巡护步道,走起来很是顺堂,不知不觉间,我们已抵达山脊。我们一边走,一边找寻着架设红外相机的最佳位置,也顺道去看看安装红外相机的位置是否合适。哈哈,别以为好走就得意忘形,一个罗翻翘,同行的老彭滑进了厚厚的积雪中,滑到低处才得以停下,而低处积雪更厚,只见一只手在雪面上舞动,像落水人求救的姿态,引得大家哄堂大笑。话说回来,要是在陡峭的地方,我们可笑不出来,那可是要人命的!笑过之后,我告诉大家,下坡路一定要小心,“下何以堪”可是古训啊!

? “心忧火患愿天寒”,也许是老天格外开恩,12月19日,迎来了我班期内的第三场雪,让我们的防火压力大为减轻。雪花飞舞,打着旋儿,在看不见天日的大雾里左突右撞,像是找不到落脚点一样,不知所措地晕头晕脑的乱蹿。不近人情的是,天天都是好火,偏偏遇上这样的日子,来了个“猪脑壳”,屋里变成了冰窖,幸好我提前准备了柴禾!去乘乘凉吧,添好了炉火,走进了风雪里,任凭狂蛮的风,千方百计地撕扯我单薄的衣衫,任凭快速舞动的雪米字,挖空心思地找我身上暖和的地方,我自闲庭信步,我自悠然自得。要知道,我有个怪癖,越是冷的时候,我会穿的越单薄,在这样的雪天里,我只会穿一件衬衣。因为我觉得,寒冷和所有困难、所有敌人一样,你不能怕它,你越是怕它,他就越是厉害,就像当年的日本鬼子一样,你越是畏惧它,它就越是嚣张,我厉害了,它就被吓到了。其实,只要你不怕冷,也就感觉不到冷,坚强的思想意识变成强大的力量,能否定一切,能战胜一切。历史就是在否定之否定中,不断前进的。呵呵,还是自拍一张,晒晒吧。我这一晒,赞赏的、关心的、质疑的都来了,这就是世间百态、人间冷暖啊!但我要感谢的是所有人的关注,那是在乎啊,如果他们的心里没有你,他们会视而不见的,感恩遇见!

? 风雪正酣,我正忙着记录我的遇见,站上来了电话,说是要报送一年的休假统计表,让我提前回去。哈哈,明天吧,我的炉火正旺呢,我的班还兴尤未尽呢!


打印本页 | 关闭窗口

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OA链接 | 邮箱链接
版权所有:陕西化龙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? 地址:陕西安康市镇坪县城关镇?陕ICP备12000513号 ?网站访问量:
联系电话:0915-8820093 ? 传真:0915-8820093 ? 邮箱:hualongshan@126.com ? 邮编:725600?